購物車中沒有商品
搜尋商品
Filters

Mad et Len

氣味往往會被「屬於」。打開鐵盒,燃起燭心,場景擅自作主地回到那裡。菸草味的頹圮,有屬於我自己的清新,不同於他人腦裡的記憶,你還是在陽台點一根菸,看一樣的風景。

Mad et Len 靈感取自法國文豪馬塞爾.普魯斯特著名小說《追憶似水年華》裡的瑪德琳蛋糕(Madeleine),2007 年由 Sandra Fuzier 與 Alexandre Piffaut 夫妻共同創立,工作室設於鄰近法國南方香水之城 Grass 的小鄉村 Siant Julien du Verdon,至今僅維持 7 名成員,堅持每一道手作工藝的精準,將獨特神秘的印象點滴渲染進每一款獨一無二的香氛之中。

排序依據
顯示 每頁

法國 Mad et Len 火山岩擴香 荷蘭菸草

人們依味道相遇。五感裡,嗅覺走在最前。

味道攀附記憶,可能是一個擁抱、一個人,又或者是一段早已釋懷的關係,有時為了忘卻,會將這些氣味關進一個房間,兜兜轉轉,在某個重讀舊照片的夜晚,又會不自覺地走進那房間,被濃濃的懷念包圍。我們,抓不到任何,卻被所有感受揣在懷裡,緊緊不放。

Mad et Len 靈感取自法國文豪馬塞爾.普魯斯特著名小說《追憶似水年華》裡的瑪德琳蛋糕(Madeleine),2007 年由 Sandra Fuzier 與 Alexandre Piffaut 夫妻共同創立,工作室設於鄰近法國南方香水之城 Grass 的小鄉村 Siant Julien du Verdon,至今僅維持 7 名成員,堅持每一道手作工藝的精準,將獨特神秘的印象點滴渲染進每一款獨一無二的香氛之中。
NT$4,800

法國 Mad et Len 火山岩擴香 森青薄荷

味道的小奸小詐—正因為他流動在每個地方,可變形。藏在你我以為早已遺忘的車箱,擅自作主地順著西裝外套,口袋的破洞,躲進底層,會在不經意的時候,又躍然而出,那時,我們會不自主微笑、不自主生厭、不自主思念…

Mad et Len 靈感取自法國文豪馬塞爾.普魯斯特著名小說《追憶似水年華》裡的瑪德琳蛋糕(Madeleine),2007 年由 Sandra Fuzier 與 Alexandre Piffaut 夫妻共同創立,工作室設於鄰近法國南方香水之城 Grass 的小鄉村 Siant Julien du Verdon,至今僅維持 7 名成員,堅持每一道手作工藝的精準,將獨特神秘的印象點滴渲染進每一款獨一無二的香氛之中。
NT$4,800

法國 Mad et Len 黑鐵蠟燭 森青薄荷

喜歡在有點涼的日子散步,在附近的公園歇腳,學會注意氣息,一吐一吸之間,嚐到自然的清新。身體不斷探索嗅覺的可能性,林木的醇,流水的甘,不同時節,系統交替,氣味自成豐富的層次。

燃起燭心,我們將氣味私有化。薄荷的沁涼在室內不脛而走。如果能夠擁有這些散步時的氣息,身體自然感激。

Mad et Len 靈感取自法國文豪馬塞爾.普魯斯特著名小說《追憶似水年華》裡的瑪德琳蛋糕(Madeleine),2007 年由 Sandra Fuzier 與 Alexandre Piffaut 夫妻共同創立,工作室設於鄰近法國南方香水之城 Grass 的小鄉村 Siant Julien du Verdon,至今僅維持 7 名成員,堅持每一道手作工藝的精準,將獨特神秘的印象點滴渲染進每一款獨一無二的香氛之中。
NT$3,400
排序依據
顯示 每頁